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一章 刘女婿初进大观圆,俏平儿喜获胯下狗
  我是刘姥姥的女婿,名叫狗儿。
  我的岳母从大观园回来带了很多值钱的东西。
  原来去贾府讨便宜这么容易,于是我也打算去试试。
  打点了一些简单的礼物,我便向城里进发。
  我先到凤姐那儿,可巧她不在。
  一个俏丽的丫鬟出来招待我。
  根据岳母回来后对我讲说的情况,我猜测她必是平儿无疑。
  我忙跪在她的脚下请安。
  她问明了我的来意后,笑着说:「你是刘姥姥的女婿狗儿吗?是不是又想来
占便宜啦?」
  我急忙向前爬了几步谄笑着说:「我来府上,是给各位奶奶小姐效犬马之劳
的。」
  平儿笑道:「是吗?只要你真的可以效犬马之劳,我们二奶奶是不会亏待你
的。但是,如果你半路上反悔怎么办呢?」
  我说:「一切凭姑娘主持。」
  平儿道:「很好,我们奶奶正好想找一条狗服侍她呢,你来得正好。
  你先爬到我面前来吧!我先替我们奶奶调教调教你。
  来,戴上这个项圈吧,你作为犬马,是必须要习惯这些的。」
  我一直爬到她的脚前。
  她拿出一个铁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上了锁。
  然后,又在项圈上系了一条丝带,牵在手里试了试。
  然后站起来,转过身去,抬腿便跨到我的背上,笑着说:「好,你就先锻炼
几天,做我胯下的一匹马。
  快爬到后花园去,我要先骑你。
  等你先习惯做我的马以后再说其它的事情。」
  我驮着这个小妮子,只感觉到她的屁股非常柔软。
  本来,我为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被一个丫鬟骑在胯下,被她驱使着象一头畜
生,是感到很耻辱的。
  然而话说回来,能够和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肌肤相触,尽管是背部和她的屁
股相触,那也是很幸运的。
  但愿她只是闹着玩儿的,不会真让我做她的一匹马。
  这么想着的时候,只听平儿在我的背上说:「你爬得这么慢,我们二奶奶会
不要你的。
  那样的话,你只能给我当狗了。
  我不要马,只想要你为我效犬之劳就可以了,快爬,省得我拿鞭子抽你。」
  我驮着平儿,向后花园爬去。
  在花园里,平儿一直骑在我的背上,她顺手摘下一根柳枝,不断地打在我的
脸上。
  约莫爬了有一顿饭的工夫,平儿在我背上说:「你先停下来,我要去小解。」
  我忙停下。
  她抬起屁股,从我头上跨下来,径直向旁边的树丛走去。
  过了一会,只听「哧哧」的小便声音从树丛里传了出来。
  平儿小解完了以后,站在草地上一边系裤子,一边说:「乖狗儿,你快从我
屁股后面爬进我的胯下。」
  我急忙爬过去,从她的屁股后面钻进她的裤裆。
  她两腿一夹,顺势又骑到我的身上。
  忽然,只听一个小丫头在屋里喊:「二奶奶回来了,找平姑娘,不知道她上
哪里去了?」
  平儿听说以后急忙从我头上下来说:「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去回二奶奶。」
  平儿走了以后,我呆在当地。
  忽然,我闻到一股尿味。
  这才发现,正对着我脸的下面,地上就是平儿刚才撒的小便。
  我想这么漂亮的姑娘,不知她的小便是什么味道?只见有些小便已经渗透到
地里去了,还有一些湾在枯叶上。
  我迟疑着拿起一片沾满平儿小便的树叶,拿在鼻子下嗅起来。
  由于是刚解的小便,竟然还有一丝热气。
  味道也并不是太难闻。
  我想,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以前连做梦也没有想过,这一辈子竟然还有机会和如此美丽的女人如此地接
近。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叶子放进嘴里吮吸起来,直到叶子上没有任何味道了,
我又低下头,尽情地舔着地上的带着平儿小便的树叶,我几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忽然,只听一阵「咯咯」的笑声从头顶传下来,原来是平儿早已站在面前;
  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你真是一条狗吗?乖狗儿,只要你听话,会有你
的好处的。
  保证不会让你挨饿。
  爬过来,我带你去见二奶奶。」
  第二章 狗儿无法直立行走,凤姐不须下床小便
  我爬行在平儿的屁股后面,跟着她进了屋子。
  只见凤姐正坐在塌上,看到我爬进来的时候,脸上现出喜悦的神色:「你就
是狗儿吗?不错,你先说说看你都会些什么?」
  平儿急忙过去,附在凤姐的耳边轻声说:「他刚才偷喝我撒在地上的小便…
  …」
  说完她们都会心地笑了。
  我忙说:「我可以为奶奶小姐们做任何下贱的事情,只要奶奶小姐们高兴,
我就做一条狗好了。」
  凤姐说:「好,我先让你只爬不走。平儿,你就照刚才的计划做好了。」
  平儿指挥丫鬟们先把我绑起来,然后用链条把我的脖子连到我的两只膝盖上,
然后,用锁锁起来,这样,我就无法直立了。
  平儿把锁链的钥匙交给凤姐。
  我爬到凤姐的脚前,她命令我用嘴脱下她的鞋袜,然后抬起左脚踏在我的头
上,我自觉舔她的放在地上的另一只脚。
  凤姐的脚非常白嫩。
  舔完一只,凤姐再换左脚让我舔。
  她的脚丫里有一种特殊的气味,竟使我十分陶醉。
  凤姐说:「我最近比较疲劳,就先骑你几天,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赏你的。
  但是,你还要吃下我的所有的大便和小便,这也是赏赐的一部分,在这儿,
不准你吃大小便以外的任何东西。
  你记住了吗?」
  我急忙说:「这是奴才几世修来的福分。但我要是吃不饱怎么办呢?」
  凤姐说:「那你可以在吃下平儿的大小便。来,你躺在地上,我先喂给你一
次小便吧!」
  说完凤姐站起身来,我把头从她的前面伸进她的胯下,仰起脸躺在地上,等
凤姐解下裤子蹲到我的脸上以后,我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把嘴紧贴在她的小便处。
  我在她的屁股下仔细地打量,只见凤姐的屁股丰瘦适宜,白嫩异常。
  我想,虽然被迫要喝下凤姐的小便,但是我也为自己有机会和她的屁股如此
贴近而兴奋不已,只见她的屁股正蹲在我的脸上,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一股微咸
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慢慢地,水流越来越大,我一滴不剩地喝下了凤姐赏给我
的第一次小便。
  凤姐解完小便以后站起来,跨在我的脸上系好裤子,然后,踢着我的头说:
「驮我到里屋去午睡!」
  凤姐骑在我的背上,我驮她到里屋,服侍她睡到床上。
  她弓身躺下,把屁股侧得老高,命令我用嘴脱下她的裤子,对我说:「在我
睡觉的时候,你必须一直给我舔屁股,解小便的时候,你就暂停,喝下我的小便。」
  她想里而睡,我先咬下倒她的裤子,然后仔细地舔凤姐的臀沟,也舔凤姐的
屁股四周。
  有时,我还把舌头抵进她的屁股洞里……
  第三章 凤姐赏赐早餐,狗儿初尝大便
  凤姐昨晚把我拴在她的床前,我钻进她的床下睡了一晚。
  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凤姐正用她的玉足踢我。
  我忙弓身爬起来。
  她骑在我的背上。
  现在我完全在她的驱使之下。
  我并不知道她要我去什么地方,我只能根据她的绳索的牵引方向而爬行。
  她驱使着我爬到平儿带我去过的后花园。
  然后她从我的头顶上跨下来。
  命令我仰面躺在草地上。
  她先蹲在我的脸上,再脱下裤子。
  此时,她的丰满白嫩的屁股正蹲在我的脸上。
  她在我的头顶上说:「狗儿,今天我赏赐你一顿早饭。张开嘴,先喝我的小
便。」
  我在凤姐的屁股下喝完了她的小便。
  然后,她向后稍微挪动一点,把肛门对准我的嘴。
  我双手捧着她的臀部。
  慢慢地,只见一条浅绿色的大便从凤姐的屁股下挂下来。
  我咬住大便的前端吃起来。
  凤姐稍停片刻以后,再解下的大便却是黄色的了,而且也软一些,味道稍微
好一点。
  我很悲哀地想,本来只是想讨点便宜,没想到要忍受如此的屈辱,竟然沦落
到在凤姐的屁股下吃她的大小便。
  凤姐解完后,对我说:「你舔干净我的屁股!」
  我伸出舌头在凤姐的屁股沟里仔细地舔了好几遍。
  我舔完了凤姐的屁股,凤姐站起来,跨在我的脸上系裤子。
  她系裤子的时候,我不敢爬起来,仍然躺在凤姐的胯下仰面看着她的被衣服
紧绷着的臀部,在衣服里面就是我刚才舔过的白嫩的屁股吗?啊,我真的成了她
的便狗了。
  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凤姐骑着我回到屋里的时候,平儿等众丫鬟都正在里里外外地忙着。
  凤姐让我坐在地上,她坐在我的头上洗脸化妆。
  所幸的是她的屁股比较饱满,被她坐在屁股下并不是太难受。
  然后凤姐让我钻到桌子下面,她和平儿坐在桌边吃饭。
  平儿不时地用脚踢我,命我啃她们扔在地上的骨头。
  等她们吃完早饭后,凤姐把我拴在餐桌的下面,对平儿说:「平丫头,如果
狗儿饿了,你就代我喂它。」
  平儿说:「我蹲在他脸上可解不下来!」
  凤姐说:「你真不会享受,狗儿舔你屁股不知有多舒服!」
  凤姐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去。
  凤姐走了以后,平儿把我牵出来骑在我脖子上说:「快请求我赏赐你香便。
  否则我我会把你的头锁进马桶里。
  还要用各种办法折磨你。」
  我只好请求道:「请平女王赏赐狗儿吧!」
  平儿说:「你躺到花园里的小坑里等着吧,我马上就来!」
  我猜测平儿是想找到在厕所里方便时的感觉,不能让她意识到有人躺在她的
屁股下等着吃她解下的大小便。
  于是,我爬到花园里,找到一条小沟躺在里面。
  过了好长时间,才看见平儿走过来分开两腿跨在沟沿上,在我的脸上褪下裤
子蹲了下来对我说:「你可以吃我的大便,但不准你碰我屁股!」
  我仔细地打量着平儿的屁股。
  看来平儿的屁股比凤姐的要丰满一些,还嫩得多。
  我想,能呆在如此美丽的屁股下,就是得吃下平儿的大便也值得了。
  正在这时,平儿的小便已经泻到我的脸上了,我昨天就已经尝过了她的小便,
味道并不太差,为了讨好平儿,我就张开嘴,在平儿的屁股下尽量多喝一些她的
小便。
  平儿接着还要再解大便,我躺在她的屁股下等着。
  她的屁股离我的脸有一些距离。
  我必须对准她的肛门才行。
  一会儿,平儿的大便就落在我的嘴边,我舔吃了一部分,但仍然有一些掉在
沟里的草地上。
  我又爬起来低下头去舔吃干净草地上的大便。
  平儿解完后,我主动要求舔她的屁股。
  没想到她的屁股是那样的光滑。
  一个月以来,我吃下了凤姐和平儿的所有大便。
  我也慢慢地习惯了她们二人的大便的味道。
  如果偶尔有一天吃不到,竟然有很不尽兴的感觉。
  我也熟悉了凤姐和平儿的屁股,以及被她们的屁股压在头上的感觉。
  我还喜欢被她们骑在胯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四章 施小计凤姐请客,坐马桶探春喂狗
  上回书说到,我已经喜欢吃凤姐和平儿的大小便了。
  由于平时还要被她们骑在胯下在花园里四处爬行,体力支出太多。
  光吃她们二人的大小便还是不够的。
  看到我一天天地瘦下来,凤姐忽然想到了一条妙计。
  那天,晚饭的时候,凤姐让平儿把探春请来作客。
  事先把我关在一个一半埋在地下的马桶里。
  乍看上去,和普通的马桶没有分别。
  但马桶的下半部分却是很大的,我呆在里面绰绰有余。
  我的头离马桶口边约有半尺左右。
  凤姐说,让我在里面耐心等着自有好处。
  凤姐等探春吃过晚饭后,对平儿使眼色。
  平儿端来一盘桃子,特意挑了一个大些的给探春吃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探春口气急促地说:「我要去马桶上方便一下。」
  我听后,兴奋得不能自禁。
  忙抬头盯着马桶口。
  只见一个美丽无伦的屁股快速地坐到马桶上,离我的嘴非常近。
  紧接着,一股稀稀的大便从这个娇嫩的屁股里喷下来,我知道这必是三小姐
探春的大便,忙把嘴挪近一些,尽情地吞下探春的大便。
  一会儿,探春停了下来,我已经无法克制了,伸出舌头舔起探春的屁股。
  只听头顶上一声尖叫,探春的屁股移开了。
  凤姐忙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探春说:「马桶里是什么东西?好象有一条狗在里面!」
  凤姐笑着说:「确实有一条狗在马桶里。
  这是平儿专门放在马桶里的,在我们方便完以后好替我们把屁股舔干净。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探春捋着裤子小心翼翼地靠近来,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不禁「咯咯」地
笑起来,又把屁股坐上来。
  凤姐踢了一下马桶说:「还不赶快替三小姐把屁股舔干净!」
  我急忙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向头顶上的屁股舔去。
  我舔着一个温热的、光滑如瓷的、然而更加饱满柔软的屁股沟。
  对凤姐和平儿的屁股,我是熟悉的,而探春的屁股要美妙得多。
  能够舔到如此娇媚的屁股,也不枉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了。
  探春坐在我的头顶上,等我替她舔完了屁股便站了起来系裤子。
  我又情不自禁地爬出来钻进她的裤裆。
  她用腿夹住我的头,我在她的胯下尽情地享受着在她屁股下的美妙时刻。
  只听探春骑在我的头上对凤姐说:「好嫂子,让我把狗带到大观园去吧!」
  凤姐笑骂道:「只要是我们王家的东西,你们都想要!借给你们姐儿几个玩
玩是可以的,但一个月后必须完壁归赵。」
  我在探春的屁股下听到这儿都兴奋得要晕过去了。
  第五章 平儿熙凤,双艳残虐贾瑞
  荣国府一个小院里,10几个男奴正匍匐在地上,奋力的爬着,他们首尾相
接,不停的绕着院子转着圈,已经一个多时辰没歇息了,而中间站着两个丫鬟还
不停的用鞭子抽打他们。
  「快点爬!」
  一个丫鬟恨声道,说着挥动鞭子又狠狠抽了下去。「狗奴才,知道多少人想
进荣国府伺候太太小姐们吗,还敢偷懒,给我快点爬!」
  说着又「啪」的一鞭抽了下去。
  男奴们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了一地,每个人身上都挂着几条鞭痕,烈日下
被汗水一侵,钻心的疼痛。可他们依然咬牙坚持着,不敢稍有懈怠。要知道这次
荣国府招奴才,应聘的人打破头,上千的人中才选出他们10几个进府训练,是
多不容易的机会!
  这时院外一个绿衣女子和一个黄衣女子并肩走了进来,两个女子大约十六,
七岁的样子,生的貌美如花。尤其绿衣女子身段妖娆,面容艳丽,眉目间透着一
股说不出的妩媚。
  两个丫鬟赶忙迎了过来,一个蹲安,「奴婢参见二位姑娘!」
  「恩!」
  绿衣女子恩了一声,问道「练的怎么样了!」
  「回姑娘,奴婢按照您的吩咐早晚不停训练,现在在府内骑乘应该没问题!」
  一个女婢答道。
  「恩!」
  绿衣女子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看向那些依然不停爬着的奴才们,命令道「都
给我爬过来跪好!」
  「是,奴才遵命!」
  听到命令,地上的10几个奴才立刻齐声答道,整齐的爬了过来,分两排匍
匐在两位女子脚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奴才给平儿奶奶磕头!」
  前排的一个奴才忽然道,说着「咚咚……」
  给绿衣女子磕起头来。
  「恩?」
  绿衣女子微微一愣,美目看向脚下的男奴,「你认识本姑娘?」
  「奴才不敢!」
  男奴一边磕头道,「奴才一个哥哥曾在府里做过短工,有幸拜见过平儿奶奶
仙容,时常对奴才提起。哥哥常说,如果能为平儿奶奶做一天奴隶,就死也甘愿
了!」
  「哼,狗奴才!」
  平儿傲然一笑,玉足轻抬在男奴头上踢了一脚「把头抬起来!」
  「是,平儿奶奶!」
  男奴恭敬跪直身子。
  「恩,六号奴才!」
  平儿看了看男奴的脸道,原来选进府的男奴脸上都刻上了编号,以便太太小
姐们辨认。这个男奴脸上刻的正是六号。
  「带他去洗干净,回头送到我房里!」
  平儿对两个奴婢道。
  「是,姑娘!」
  奴婢齐声答道。
  「奴才叩谢平儿奶奶!」
  男奴激动不已,兴奋的磕头道。
  平儿不再理会六号,转头对黄衣女子道,「鸳鸯姐姐,你也挑一个奴才使唤
吧!」
  「妹妹你饶了我吧,」
  鸳鸯推辞道,「府里只有太太小姐用奴隶,那轮到我这个丫头!」
  「瞧姐姐说的,」
  平儿道「你可是老太太的命根子,这荣国府上下谁敢把你当丫头看待!」
  看鸳鸯还有些犹豫,接着又道「姐姐挑个奴才,以后出来去那骑着,省了脚
程,也好多些力气伺候老太太嘛!」
  「呵呵,也好,那我就先谢谢妹妹了!」
  鸳鸯觉得有理,便不再推辞,让平儿帮她选了一个身体壮的,骑的舒服的!
  平儿左挑右选,把8号送了鸳鸯,又挑了一个3号,准备回去给凤姐使唤!
  「其他的接着训练!」
  挑完了,平儿对两个丫鬟道,说完和鸳鸯出了院子!……
  回到自己的宅子,一进门正巧和一个锦衣公子走个脸对脸。「平儿姑娘!」
  看见平儿男子一脸委琐道。
  「呦,瑞爷!」
  平儿秀眉微挑,嘴里虽然叫着瑞爷,可脸上没一点尊敬的意思!男子正是贾
瑞,这几日时不长趁贾链不在的时候的跑来骚扰凤姐。
  「不敢,不敢!」
  贾瑞看着平儿一脸献媚道「姑娘越来越水亮了,快把凤姐给比下去了!」
  说话的时候眼睛贪婪的在平儿身上游走,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平儿心里极是厌恶,可贾瑞毕竟是主子,只好耐心应付几句,找了个借口才
脱了身,『没皮的东西,早晚叫你死在我手里才好!』平儿心里恨恨想,一边进
了凤姐的屋子。
  「二奶奶!」
  平儿叫了一声,问道「那个畜生又来骚扰奶奶了!」
  「哼!」
  王熙凤冷哼了一声,「这个畜生合该找死,早晚叫他死在我手里」凤姐恨声
道,脸上满是狠毒的表情!
  平儿美目流转,计上心来,伏在凤姐耳边轻声道了几句,如此这般……
  「恩!……」
  凤姐听了微微点头,「就这般,好叫那个畜生知道我的手段,哼哼哼!」
  说着脸上的神情越发恶毒。
  二人说了会子话,小丫鬟在外面禀报,3号,6号两个奴才已经送了过来。
  平儿出来,两个奴才赶忙磕头道「给平儿奶奶磕头!」
  「恩,把他拴到我房里去!」
  平儿指着6号对丫鬟吩咐道。又对3号奴才道,「跟我爬进来!」
  「谢平儿奶奶!」
  6号又磕了几个头,被丫鬟牵走。3号跟着平儿匍匐着进了凤姐的屋子。
  「二奶奶,这是平儿给您挑的奴才,您看看合不合得用!」
  平儿说着,又对脚下的奴才道「还不去给二奶奶磕头!」
  3号奴才赶紧快爬两步,匍匐在王熙凤脚下磕头道「奴才给二奶奶请安,恭
请奶奶使用!」
  「呵呵,这是你新训的奴才!」
  王熙凤问平儿道,说着玉足轻抬在3号的头上踢了一脚道「狗奴才,抬起头
让奶奶看看!」
  「是,是,奴才遵命!」
  3号恭敬道。
  「是,以后二奶奶无聊,骑着这奴才到处走走,合当个消遣!」
  平儿道。
  「恩,模样还不错!」
  王熙凤看了看脚下的奴才点头道,又抬头对平儿道「还是你这小蹄子有心!」
  凤姐玉足一挑,一支秀鞋被甩了出去。「呜……」
  还没等凤姐吩咐,男奴呜的叫了一声,飞快的爬过去,叼起凤姐的鞋爬回来,
匍匐在凤姐脚下呜呜的叫着。
  「哈哈哈……」
  凤姐笑的腰枝乱颤,「真是个贱奴才」凤姐恨声道「这帮子男人,平时看着
人五人六的,其实都是副贱骨头!」
  「可不是,男人天生的贱骨,只要会训,任谁还不是乖乖做女人脚下的狗!」
  平儿轻蔑道。
  凤姐让男奴把鞋给穿上,命令道「给奶奶把鞋底舔干净!」
  「是,是,奴才谢奶奶恩赐!」
  3号恭敬的磕头谢恩,随后把头伸到凤姐脚下用舌头熟练的在凤姐的鞋底游
走。……
  次日,贾瑞又到凤姐宅子里献媚,「给嫂子请安!」
  「呦,瑞爷来了,快坐!」
  凤姐假意殷勤道「给瑞爷上茶!」
  门帘一挑,平儿袅袅而入,走到贾瑞身前,双手捧着茶杯道「瑞爷喝茶!」
  美目瞟着贾瑞,声音极是妩媚。
  「怎……怎敢劳动姑娘……」
  贾瑞被平儿一勾,魂差点飞了,半个身子都酥了。『平日上茶都是小丫鬟端
来,今个怎么平儿亲自送上,难道是对我有意?』贾瑞心理臭美的想着。
  他双手微颤着接过茶杯,端在嘴前喝了一口,忽觉味不对,一股骚气扑鼻而
来,「这是……」
  他微微差异,茶杯里的水黄澄澄的,隐约有些白色粉末!
  「怎么?不好喝?」
  平儿妩媚道,「这可是平儿亲手泡的,瑞爷不喜欢?」
  「好喝,好喝!」
  贾瑞被平儿弄的魂不受舍,感觉着平儿身上迷人的气息,一脸献媚道,「贾
瑞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的差!」
  说着再顾不得其他,仰头咕咚咕咚把一杯『茶』喝了下去。
  「哗啦!」
  贾瑞只觉浑身一软,头晕晕的,连坐都坐不住,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一股辛
辣的液体在胃里翻腾,象火烧一样,难受的厉害。可下体却依然坚硬如铁,胀的
快了炸了。
  「哼哼!好喝吗?这可是二奶奶的圣水,一般人求都求不到!」
  平儿突然冰冷道。
  「你……你们……给我喝了什么」贾瑞软在地上无力道。
  「哼哼,你说呢?」
  凤姐冷冷道,一脚踏在贾瑞的命根子上,狠狠的踩了下去,「这可是特意为
你准备的,今个让你爽透了,哼哼哼!……」
  「啊!……啊……哦!……」
  贾瑞只觉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可偏偏又伴随着极其消魂的感觉。不一会
就喷了一滩,可喷完以后,下体依然坚硬的厉害,不断的痉挛着。
  「哼哼,爽吗?」
  平儿恨恨道,抬脚踩在贾瑞的脸上使劲的碾着,「给本姑娘舔鞋底!」
  「呜呜……」
  贾瑞被平儿踩的透不过气来,使劲的扭着头,无力的在平儿脚下挣扎着。
  「不舔?」
  平儿冷冷道,说着一脚狠狠在贾瑞肋骨上踢了下去。
  「嗷!」
  贾瑞一声哀号,却换来平儿的冷笑声,「哼哼哼,今个本姑娘叫你生不如死!」
  说着用鞋尖不停的踢踩贾瑞的肋骨,一脚比一脚狠。
  「嗷……嗷!……」
  贾瑞痛苦的在地上扭曲着,不断的哀号,「姑娘饶命……嗷!……奶奶饶命,
我……舔……我舔!……」
  「哼,贱坯子,敬酒不吃!」
  平儿冷冷道「是不是喜欢本姑娘虐待你啊!」
  「哼,这畜生就是犯贱!」
  凤姐冷酷道,说着在贾瑞的蛋蛋上狠狠踢了下去。
  「嗷!……」
  贾瑞一声尖锐的哀号,疼的几乎死过去。
  「哼哼哼,爽吗!」
  王熙凤狠毒道,「奶奶我说了,今天管叫你爽透了,哼哼哼……」
  说着又踩着贾瑞的棍子上使劲的碾。
  「哼,给我舔!」
  平儿又把脚踩在贾瑞脸上冷冷道,「舔不干净,本姑娘拨了你的皮!」
  贾瑞被二人折磨的死去活来,努力的舔着平儿的鞋底,脸上还不停的被平儿
折磨。下面那个东西被凤姐踩弄的不知射了多少次,可还依然坚硬如铁,血都射
出来了。
  「嫂子饶命……姑娘饶命……奶奶饶命……」
  贾瑞无力的呢喃着,耳边尽是二女残忍的冷笑声,渐渐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
  第六章 花下惨死,贾瑞做风流鬼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贾瑞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一醒来就觉着浑身的疼痛,
尤其是自己的那个东西撕裂般钻心的疼,可够日的却依然那么挺直的立着,也不
知道凤姐和平儿给他下了什么厉害的药。
  慢慢有了点知觉,不禁又想起凤姐,平儿那妩媚的风姿,和那勾人却残忍的
笑貌。想着不由得下体又是阵阵痉挛,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痛楚。
  「水……水……」
  贾瑞迷糊的呢喃着,觉得又渴又饿,身子乏的厉害,他这个大少爷什么时候
受过这种罪。……
  第二日清晨,平儿起了身,小丫鬟伺候着穿上衣服,男奴叼着平儿的秀鞋麻
利的为平儿穿在脚上,一看就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奴才。
  「狗奴才,嘴还挺好使!」
  平儿满意的瞟了一眼脚下的男奴道。
  「谢平儿奶奶夸奖,能伺候平儿奶奶是奴才的荣幸!」
  男奴献媚道,一边讨好的舔着平儿的鞋。
  小丫鬟为平儿端上早餐,伺候着平儿进食,男奴跟着平儿爬到桌子下,不停
的追着平儿的玉足,舔着秀鞋。
  「昨个虐待那混帐使力大了些,腿现在还乏着」平儿一边进食,一边道,
「去把手洗净了,给奶奶捶捶腿!」
  「是,是,谢平儿奶奶恩赐!」
  男奴恭敬谢恩道,赶忙在旁边的盆里洗干净手,双腿跪立爬过来为平儿捶腿!
  「去看看那个混帐活过来没。」
  平儿对小丫鬟道。
  「是,姑娘!」
  小丫鬟答了一声转声出了门。
  过了会子,平儿吃的差不多了,抬腿踹了一脚脚下的奴才,命令道,「狗奴
才,去把鞍子套上!」
  「是,奴才遵命!」
  男奴赶忙爬到一边,把马鞍在身上套好,爬回平儿脚下,双手捧着缰绳,恭
敬道「奴才恭请奶奶上马!」
  「哼!」
  平儿一抬腿跨在男奴身上,纤手一提缰绳,「爬!」
  「是,奴才遵命!」
  听见平儿的命令,男奴胳臂微曲,平稳的移动起来,爬行当中,胳臂和大腿
较着劲,让身体平稳,好让身上的奶奶坐的舒服。……
  贾瑞正呢喃的叫着想喝水,看见平儿骑着奴才进来,脸上笑的甚是妩媚,不
由得心里一机灵,吓的不敢再叫。
  「呦,瑞爷想喝水啊!」
  平儿妩媚道,站起身玉手轻抬,给了旁边小丫鬟一个巴掌,骂道「瑞爷口渴,
你们没听见吗,还不去给瑞爷倒水!」
  「是,姑娘!」
  小丫鬟委屈的答着,心道『是你吩咐不让给他水喝的!』心里虽委屈,可不
敢出声,乖乖的去端了一碗清水要给贾瑞送过去。
  「啪!」
  平儿又给了小丫鬟一巴掌,骂道「这是什么水,瑞大爷能喝这水吗,」
  对小丫鬟吩咐道,「去把我的便桶提来!」
  「是,姑娘!」
  小丫鬟嫩脸被平儿打的通红,委屈着应道。
  「瑞爷,昨晚睡的舒服吗?」
  平儿一脸妩媚的问道,「有什么需要的,跟平儿交代一声啊!」
  「不……不敢……」
  看见平儿妩媚的笑容,贾瑞不禁心惊肉跳,乞怜着道「平儿奶奶饶了我吧,
贾瑞再也不敢了!」
  「瑞爷见外了不是,」
  平儿妩媚道「瑞爷是主子,怎么和我一个丫头说这话,平儿可受不起!」
  这是小丫鬟提着一个木桶走了进来,「姑娘,奴婢拿来了!」
  「恩!」
  平儿恩了一声,道「拿个大碗倒上,给瑞爷送过去!」
  「是!」
  小丫鬟找了个大海碗,把桶里的粪便,尿水都倒了出来,皱着鼻子,小心的
捧着碗底,给贾瑞送了过去。
  「瑞爷赶紧喝吧,」
  平儿道,「这可是平儿亲自给你准备的。」
  一股腥臭气扑鼻而入,呛的贾瑞几乎要呕吐,碗里倒满了黄澄澄的尿液,几
条暗黄色大便沉在碗底,尿液中还零星的飘着鞋粪渣子。
  「呕……」
  贾瑞干呕了半天,胃里的酸水都倒出来了,「平儿奶奶,平儿祖宗,求您饶
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怎么,不喜欢?」
  平儿玉足轻移,走到贾瑞身前,「这可是平儿一翻心意,瑞爷难道不给我面
子吗?」
  说着美目一瞪,恨声道「都给我吃下去,敢省一滴,今个叫你做太监!」
  贾瑞被平儿一瞪吓的浑身哆嗦,他真是怕了这个小姑奶奶,要是不按她说的
做,不定要怎么折磨自己。
  贾瑞一咬牙,忍着恶心,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口喝了下去,「咳咳……呕
……」
  喝了一口又都呛了出来。
  「姑奶奶,您饶了小的吧,小的以后为您做牛做马,求姑奶奶开恩啊!」
  贾瑞泣声哀求着平儿,眼泪吧嗒吧嗒落了下来,他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
  「不吃是吧!」
  平儿恨恨道,「来人,把他衣服都扒了,把那个下贱东西给我切下来!」
  两个家丁进来,一把把贾瑞架起来,一人扒了贾瑞的裤子,另一人持着明晃
晃的刀子,看着就要往贾瑞依然矗立着的那个上切下去。
  「啊……不要……」
  贾瑞吓的尿都出来了,大喊着「我吃,我吃,姑奶奶饶命啊……」
  「哼!不识抬举的东西!」
  平儿摆了摆手,让两个家丁放开贾瑞。冷冷道「本姑娘的东西多少人求都求
不来,偏你还不识抬举!快点给我都吃了,本姑娘可没时间陪你磨蹭!」
  「是,是,姑奶奶,我吃,我吃……」
  贾瑞吓的魂不附体,软软的瘫在地上,一咬牙,张口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
半碗!使劲忍住胃里翻腾,看着碗底暗黄的大便,酝酿半天,才咬了一小口。
  「香吗?」
  平儿妩媚道。
  「香……香……」
  贾瑞苦着脸道,现在胃里呕的几乎想把肠子吐出来,可他不敢说不香!
  「那还不快吃!」
  平儿道,「本姑娘的东西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吃的,咯咯……」
  「快点给我吃,大口大口的吃,哼哼!」
  平儿看贾瑞慢腾腾的动作,不耐道,抬脚踏在贾瑞的头上,使劲的往碗里踩,
一边对家丁吩咐道「给我按住他!」
  贾瑞的头被平儿踩着,鼻子嘴都埋在大便里,几乎窒息,两个家丁一左一右
按着他的身子,让他动弹不得,只好张嘴努力吞食着恶臭的大便,头上平儿的脚
还不断的碾着!
  「哼哼哼!……」
  平儿冷笑着,使劲踩着贾瑞的头,不让他喘气。几次贾瑞呕出来,又逼着他
都吃进去。看着脚下悲惨的贾瑞,脸上不由挂起一丝恶毒的笑意,平儿恨恨想
『今个就让你死在本姑娘手里,哼哼!』……
  5天后,贾瑞被放了回府,一病不起,这几日除了粪便没别的可吃,又被平
儿折磨的遍体鳞伤,尤其是那个东西被平儿虐的几乎溃烂,每天不知道要被平儿
强制着射多少次,弄的浑身虚脱!家里请了无数大夫医治,却不见什么效果!
  某日一老道上门,献上一把宝镜,说能治贾瑞的病,让贾瑞看镜子背面9,
9——81天病就能痊愈。家人千恩万谢老道,拿了镜子让贾瑞照做。
  贾瑞拿了镜子向背面一看,一个骷髅立在里面,贾瑞吓了一跳,心里骂道
『死老道,如何吓我!』想着翻过镜子看向正面,只见镜子里霞光一闪,看见一
绿衣美人在镜中向他招手,正是平儿。
  贾瑞一时色心又起,晃悠悠的进了镜子,结果又被平儿一顿残虐,踩着他的
下体,强迫着他又射了两次。贾瑞经受不住,「哎呀」一叫又出了镜子。
  迷迷糊糊的一看,又见镜子里平儿向他招手,美目流盼,对着他妩媚道「瑞
爷来啊……来啊……」
  贾瑞受不住诱惑又进了镜子,结果又是一顿残虐,逼着他又射了出来。如此
反复几次,贾瑞渐渐的没了一丝力气,最后想出来,却被平儿踩住,妩媚道「瑞
爷你就别出去了,反正早晚你也要死在本姑娘脚下,哼哼哼……」
  「匡当!」
  一下,镜子掉落在地上,贾瑞一歪头就此断了气,下面遗了一大滩…………
             第七章晴雯足戏宝玉
  宝玉偷偷溜出自己的房间,心扑通直跳。此时已是深夜,院里的仆人都已入
睡。宝玉只穿着内衣,外面披着一件大敞悄悄向晴雯的房间摸去。想着白天的情
景,一股喜悦与热切的盼望之情涌上心头。————原来,白天宝玉与几个丫鬟
在花园中戏耍,晴雯道:「咱们捉迷藏好不好。」
  众丫鬟齐声说好!晴雯拿出自己的香巾蒙上宝玉的眼睛,娇声道「来抓我吧」
扭身便跑。此时几个丫鬟都已藏入花丛,宝玉透过丝巾看见晴雯娇躯闪入花丛,
便跟了过去。
  晴雯回头看见宝玉跟来,娇声一笑,扭头往花丛深处跑去。宝玉紧追不舍,
心想「看你能跑到那去」眼见追到,宝玉一把抱了过去,晴雯娇声道「哎呀!」
  向侧一闪,宝玉扑了个空,耳边听到晴雯娇笑声,又扑了过去。
  宝玉戴着丝巾终究不便,看着晴雯娇躯在眼前晃动,就是抓不住,心里痒痒
的。一着急,一把扯下丝巾,扑向晴雯!
  晴雯嗔道「你耍赖!」
  向后一闪,脚下一滑,坐倒在草地上。宝玉一把扑空,重心向前爬在草地上,
正好趴在晴雯的脚上。只觉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晴雯的脚上穿着一双粉红
的缎子面绣花鞋,鞋面上绣着一朵金色牡丹,在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芒。白皙的
脚面上,微微显出几到青筋,一跳一跳的挑逗着,脚踝上系着一支银色链子更添
娇美!
  宝玉看的痴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晴雯的玉足。晴雯『噗嗤』一声笑了出
来,道「你吻人家的脚干吗?」
  说着把脚缩了回去。
  宝玉休的满脸通红,可对晴雯的一双玉足仍是恋恋不舍。时,宝玉年方15,
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虽然平时,众丫鬟环绕身旁,但也只不过拉拉手,从没如
此亲吻过异性的身体。
  所以一吻之下,顿时面红耳赤,但下体一阵阵激动,兴奋的要命。忍不住又
扑了过去。
  这时,晴雯已经站起身,见宝玉扑来,娇笑着往旁一躲,道「来呀!扑到了,
我就让你吻!」
  宝玉在地上扑来扑去,累的气喘吁吁,就是扑不到晴雯的玉足。求道「好妹
妹!让我吻一下吧!」
  晴雯娇声道「就不让你吻!谁叫你耍赖!」
  宝玉道「好妹妹,我求你还不行?让我吻一下吧,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晴雯调笑道「好!你听我的话,我就让你吻!」
  宝玉求道「我听话,我听话,好妹妹,你说什么,我都听!」
  晴雯噗嗤一笑,道「好!你趴好,不许动!」
  宝玉果然不动。晴雯慢慢抬起右脚,在宝玉眼前晃动了一下,然后用脚踝轻
轻蹭了一下宝玉的嘴,又收了回去。媚声道:「够了吗?」
  宝玉被勾的直咽唾液,作势又要扑过去。晴雯嗔道「你敢不听话,就再也别
想吻我的脚!」
  宝玉果然不敢动。一双眼睛却离不开晴雯的脚! 晴雯笑道「晚上来我房里!」
  说罢,转身走了。宝玉痴痴的趴了半天,才回去……
  这时,四周已经一遍漆黑,晴雯的房里微微亮着烛光。宝玉悄悄推门走了进
去,反手关好门。低声唤道「晴雯妹妹。」
  晴雯穿着一袭红装,赤着双脚躺在床上,似已睡着。红杉下耸起的双峰,随
着呼吸微微起伏,让人遐想联翩。娇媚的脸膀上,微微泛起红晕,在淡淡的烛光
下,更显娇艳!宝玉只觉呼吸急促,忍不住匐在晴雯脚边偷偷吻了过去。这一吻,
只觉神魂颠倒,再也不愿放开,已经坚硬的下面一阵阵奇痒!仿佛有物稍许流出!
  晴雯睡间,突觉脚上潮湿,微睁杏目,看见宝玉正匐在自己脚下,痴情的吻
着自己的玉足,心里暗自一阵得意。用玉趾轻轻撩开宝玉,嗔道「谁让你吻了!
  还不退开!」
  宝玉正自陶醉,突被晴雯踢开,见晴雯杏目圆睁,自有一翻威严,不自觉退
后一步,跪地求道「好妹妹,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我不敢了!」
  晴雯见宝玉跪地求饶不禁一笑,随即又嗔道「我跟你说什么来的,你忘了吗?」
  宝玉赔笑道「是,是,我错了,以后我一定听妹子的话,求你,别生气了!」
  晴雯坐起身,绣足垂在床边,轻轻晃动,调笑道「好吧,你给我磕三个响头,
我就饶了你!」
  宝玉磕头,求道「好妹子,饶了我吧!」
  晴雯『恩』了一声,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宝玉赶紧爬了过去,匍匐在晴雯脚下。晴雯左足踩在宝玉肩上,右足伸到宝
玉眼前,命令到「捧着我的脚!」
  宝玉恭恭敬敬的双手轻托晴雯的玉足,只觉晴雯足底如绸缎般柔滑,玉趾如
笋,趾甲晶莹如美玉,在烛光下散着光泽。一阵阵幽香扑鼻而入,让他不知身在
合处。当真是『人生有此,复有合求』!
  晴雯脚尖微抬,勾起宝玉下巴,娇声问「你觉得我美,还是袭人美?恩!」
  宝玉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晴雯,更觉晴雯美艳不可方物!别说袭人,连黛玉也
抛在脑后,痴痴答到「袭人怎能和妹妹相比,她连你的脚都比不上!我只想一辈
子跪在妹妹脚下,做你的奴隶!」
  晴雯心下得意,嫣然笑到「很好,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会好好赏你!」
  说着把脚掌踩在宝玉嘴边,轻轻摩擦。
  宝玉只觉一阵幽香灌鼻而入,感觉着晴雯柔软的足底,浑身一阵酥软!
  一会儿,晴雯问到「愿不愿意和我玩个游戏?」
  宝玉痴痴到「愿意,愿意,妹子叫我干吗,我都愿意!」
  晴雯一笑到「这个游戏叫戏狗,你先给我把鞋穿上,我教你怎么玩,」
  说着又娇声一笑。
  宝玉捧起晴雯的绣花鞋,轻轻穿在她的玉足上,晴雯突然右足一甩,把鞋甩
了出去,娇喝到「叼回来!」
  宝玉一楞,被晴雯踹了一脚,喝道「快去!」
  宝玉赶紧爬了过去叼住鞋帮,爬了回来。
  晴雯命令到「穿上!」
  说着,一伸玉足。刚穿上右脚的鞋,晴雯又把左脚的鞋甩了出去,宝玉又赶
紧爬过去叼,晴雯娇喝到「快!快!」
  宝玉在地上爬来爬去,累的气喘吁吁。
  晴雯站起身,问道「还想吻我的脚吗?恩?」
  娇笑到「来追我呀!」
  说着绕着桌椅来回走。宝玉追着晴雯的玉足,爬来爬去,一边吻晴雯的脚。
  突听窗外一声咳嗽,晴雯喝道「谁?」
  一踹宝玉,道「给我抓回来,快!」
            第八章施酷刑菊儿惨死
  宝玉奔出门,看见一个丫鬟扭身要跑,是自己的小丫鬟『菊儿』暗自心惊。
  过去一把抓住问到「你在这干吗?」
  菊儿眼见跑不了,惊慌道「没,没干吗。宝二爷,我什么都没看见!」
  宝玉心想『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正筹措着该怎么办。忽听晴雯喝道「把
她抓进来!」
  见晴雯冷冷看着菊儿,刚才的娇态一扫而光。
  宝玉把菊儿提进屋里,摔在地上,看着晴雯,意思是询问晴雯,该怎么办。
  晴雯一把毫住菊儿的头发,厉声道「小贱货,半夜三更趴在我窗外干吗,恩?」
  菊儿已吓的浑身发抖,颤声道「没,没,我……我只是睡不着,出来走走。」
  晴雯冷笑道「出来走走,好啊!」
  挥玉手在菊儿脸上匡了几下,冷冷问「你在外面多长时间了?恩?」
  菊儿脸上被打出几道红印,委屈道「没有,奴婢什么也没看见,姐姐饶了我
吧!」
  晴雯怒到「小贱货!我叫你嘴硬!」
  说着,拔下头上的金钗,使劲扎菊儿的嘴。菊儿疼的直流眼泪,求道「姐姐
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晴雯不理,拿金钗在菊儿脸上没头没脑一通扎,菊儿脸上被扎出一个个小血
洞,鲜血从金钗上一滴滴流在地上。
  宝玉站在一边,吓的不知该怎么办。看着晴雯虐待菊儿的样子,觉得她好残
忍,但隐隐觉得这时的晴雯更加美艳!宝玉下体一阵阵抽动,终于喷了出来,双
腿一软又跪了下去,痴痴的欣赏着晴雯的残忍!
  不一会,菊儿的脸上已是千窗百孔。哭着哀求到「晴雯姐姐!饶了奴婢吧,
奴婢以后为姐姐作牛作马,一切听姐姐吩咐,求您饶了奴婢吧!」
  晴雯一脚把菊儿踹在地上,喝问「贱婢,说!你在外面干吗呢?恩!」
  菊儿哭道「奴婢房里水没了,想去井里舀点水,看见姐姐屋里有灯光,便过
来瞧瞧……」
  晴雯冷冷问「那你看见什么了,恩?」
  菊儿颤声道「奴婢……奴婢……」
  菊儿觉得这事难以启齿,又害怕晴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看见宝玉在
旁边跪着,便扑了过去,求道「宝二爷,饶了奴婢吧,奴婢保证不对任何人说今
晚的事。」
  晴雯坐在床上冷冷的看着菊儿,心下盘算「今天说什么也不能留这贱婢活口,
不如借机诬陷袭人。」
  眼珠儿一转,柔声道「好,你跟姐姐说实话,我就饶了你。」
  菊儿爬到晴雯脚下,磕头哀求道「奴婢说实话,姐姐问奴婢什么,奴婢都说!」
  晴雯一笑,问道「好,我问你,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奴婢,奴婢看见宝二爷,跪在姐姐脚下,吻姐姐的脚!」
  菊儿颤声回答。
  晴雯傲然一笑,又问「那么晚,你不睡觉,跑出来干吗?是不是袭人叫你监
视宝玉?恩?」
  菊儿一惊。忙道「不是,不是,奴婢怎敢监视二爷,奴婢不敢!」
  晴雯冷笑道「贱婢!还不招!平时,你跟袭人那贱人就勾勾搭搭,不干好事
儿,到现在还敢嘴硬!」
  菊儿磕头道「真的没有,袭人姐姐怎会叫我监视二爷,真的没有,奴婢不敢
骗姐姐!」
  回身对宝玉道「二爷,真的没有,奴婢真的是去井里舀水。」
  晴雯心到『小贱人,你求宝玉也没用,今天你不招也得招!』冷冷说「好!
  你是真的不招了?恩!你可别怪姐姐我心狠手辣!」
  说着走过去,毫起菊儿的头发,一脚踩住菊儿的手,拿金钗使劲刺进菊儿的
胸部,厉声问「你招不招?」
  血唰唰的流了下来,菊儿疼的差点昏过去,泣声道「真的没有,奴婢不敢骗
姐姐!」
  晴雯残忍的笑道「好!你没有!今天我到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说着金钗在菊儿胸里使劲的扭动。
  菊儿只觉一股股钻心的疼痛,昏死过去!
  宝玉看见菊儿昏死在地上,吓的不知所措,求晴雯道「妹妹,饶了她吧!」
  晴雯冷冷道「饶了她?今天的事要是让袭人那贱人知道了,还不传到老爷,
太太那儿去!」
  宝玉最怕父亲,一听也害怕了,慌问「那怎么办?」
  晴雯看吓住了宝玉,又媚声道「你以后还想不想吻我的脚?恩?」
  说着把玉足在宝玉的下面一踩。宝玉下面本就一阵阵冲动,被晴雯一踩,立
刻狂泻出来!
  宝玉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兴奋与刺激,觉得在也离不开晴雯的玉足,渴望一辈
子被她怎么踩着!于是答到「我都听妹子的,妹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晴雯高傲一笑,命令到「好!先把她绑上!把嘴塞上!」
  宝玉照做。晴雯又道「去把小全叫来!」
  宝玉应声去了。
  菊儿醒了过来,微睁双眼,看见晴雯正拿着烛台,冷冷的看着她,脸上挂着
狠毒的笑意。
  菊儿吓的浑身发抖,满眼惊恐,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使劲在地上蠕动。
晴雯抓住菊儿的头发,把她提起来,拿蜡烛在菊儿眼前慢慢晃动着,冷笑道「小
贱人,我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手段!」
  说着,拿火苗烧菊儿的脸。
  菊儿『呜呜』的呻吟,只觉炙热难耐,疼痛难忍。一会,一块皮就被烧焦了,
忍不住,眼泪,汗水一起流了下来。
  晴雯冷笑到「舒服吗?恩!现在嘴还硬不硬了?恩!」
  菊儿忍受着剧痛,『恩……恩……』呻吟着,不住的挣扎,可怎么也逃不出
晴雯的手心。
  看着菊儿痛苦的表情,晴雯残忍的笑问「现在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恩?」
  菊儿嘴里发出『恩……恩……』的声音,不住的点头,满眼都是乞求!
  晴雯把蜡烛移到菊儿的下巴,烧她的下嘴唇,柔声问「那,是不是,袭人叫
你监视宝玉的?恩?」
  菊儿点头。
  晴雯又问「袭人,是不是贱货?」
  菊儿点头。
  晴雯娇笑道「今晚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明白吗?」
  菊儿使劲点头。晴雯又道「所以,你必须得死,你明白吗?」
  菊儿浑身一颤,不住摇头,『呜呜』呻吟着,泪眼看着晴雯,乞求着!
  晴雯冷笑着,从菊儿的胸部拔出金钗,插出菊儿咽喉,使劲搅动了一下。可
怜的菊儿,就这样冤死在晴雯手里。
            第九章双艳斗鹿死谁手
  小全跟着宝玉进了晴雯的房间,突看见菊儿倒在血泊中,吓的『啊!』的叫
了出来。
  宝玉赶紧把门关好,向小全道「嘘……别做声!」
  小全定了定神,看见晴雯向自己招手,柔声道「过来!」
  小全痴痴走了过去,看着晴雯,心扑扑直跳。
  小全是宝玉的一个小厮,平时很会来事儿,在众丫鬟里人缘很好,闲暇时经
常和几个小丫鬟一起玩耍。但袭人和晴雯却是渴望而不可及,只能远远望上一眼。
  众小厮平时说起袭人和晴雯,都觉袭人如兰花,幽静柔美,晴雯如牡丹,娇
艳欲滴。
  对二人敬若天人,只觉能有机会伺候两位姑娘,死也心甘了!
  小全见晴雯向自己一招手,对自己一笑,魂都没了,傻傻的走了过去。听晴
雯道「听宝玉说你人很机灵,我要让你给我办件事,你愿意吗?」
  小全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忙答到「愿意!愿意!姑娘叫小的,上刀山下火海,
小的也愿意!」
  晴雯傲然一笑,指着地上的菊儿,冷冷道「看见那个贱婢了吗?她不听本姑
娘的话,被我处死了!」
  小全吓的浑身一激灵,跪了下去,道「小的听姑娘的话,小的对姑娘的话,
绝不敢有半点违背!」
  晴雯『恩!』了一声,道「那很好!这件事,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明白
吗?恩?」
  小全赶紧答到「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小的这就找个荒僻的地方,把那个贱
婢埋了,绝不会让人知道!」
  晴雯满意的一笑,道「恩!果然很聪明,去吧!」
  又媚声道「给我办好了,本姑娘不会让你吃亏的!」
  小全答到「是!是!姑娘能差遣小的办事,是姑娘对小的的恩典!小的一定
让姑娘满意!」
  说着拿个大袋子,把菊儿装进去,抬走了。这边,宝玉把地上的血迹清理干
净,心仍扑扑只跳,冷汗唰唰的流。
  晴雯娇声道「没事儿了,回去睡吧!别人不会知道的,放心!」
  说着玉手抚摩着宝玉的面颊,媚道「明儿我在让你吻我的脚!」
  宝玉回房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那里睡的着。一会想着刚才捧着晴雯玉足
的情景,一会想着晴雯娇媚的脸膀,不禁痴痴的抱着枕头亲吻!一会又想起晴雯
虐待菊儿时的残忍,不禁一阵阵发寒!一会又琢磨小全把菊儿的尸体埋在那了,
会不会被发现。
  这边,晴雯心下也正盘算『今把宝玉收服在脚下,又除去袭人一个心腹,在
想个法儿,把袭人除了,那我就能大权在握了!』忽想起了小全,心道『这小厮
对我到是很崇拜,我只要给他点甜头,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去的!』想着不禁心下
甚是得意。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明,袭人刚刚起身,忽见兰儿进来,悄悄对袭人道「袭
人姐姐,奴婢和您说件事儿。」
  袭人『恩』了一声,问「什么事?」
  兰儿道「昨夜里,菊儿出去说,去舀点水,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去那了?」
  袭人应道「恩!知道了,一会,我叫人去找找,你去做事吧!」
  兰儿又道「昨晚,我见菊儿出去了半天还不回来,有些不放心,便出去找她。
忽听见晴雯房里有声音,刚要过去看看,突见宝二爷和小全走了进去,一会小全
背着一个大麻袋走了出来,又过一会宝二爷才出来,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
  袭人想了想,拉着兰儿问道「你跟别人说了没有!」
  兰儿答到「没有,今一起来,我就过来告诉姐姐!」
  袭人笑道「好,你对姐姐忠心,姐姐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去做事,这件事儿,
不许跟别人说,知道吗?」
  兰儿道「知道了,那奴婢去做事了。」
  转身出去了。
  袭人忽又叫道「兰儿,回来!」
  兰儿转身问道「姐姐还有什么吩咐?」
  袭人道「让小全到我房里来一下!」
  兰儿答了声『是!』退了出去。
  小全听兰儿说袭人叫他,赶紧去了,心想『我是走了什么好运,夜里晴雯姑
娘招我,今袭人姑娘又招我。』心里美孜孜的。
  到袭人门前,叩门道「姑娘,奴才小全求见。」
  ,听袭人道「进来。」
  推门走了进去,回手关上门。
  一进屋便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扑鼻而来,甚是醉人。袭人正在梳头,长发委
于胸前,如绸缎般光泽,皓臂如玉,一袭淡紫色纱衣轻轻垂地,宛如出尘仙子!
  镜中,袭人白皙水嫩的脸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美目如星,眉心上一颗淡淡
黑痣,在柔美中衬托着一种威严!
  小全忍不住跪倒在地,痴痴的看着。
  袭人回过身,见小全跪在地上,痴痴看着自己,不禁嫣然一笑,柔声道「你
过来,我有话问你!」
  小全被袭人笑的浑身一酥,赶紧跪爬过去,到袭人脚前一尺处,停了下来,
不敢靠近。
  双目盯着袭人玉足,不敢抬头!
  袭人笑道「你离我那么远,干吗?怕我吃了你?」
  小全惶恐道「奴才不敢,奴才一直对姑娘敬若天人,不敢对姑娘有丝毫亵渎!」
  袭人傲然道「是吗?那我问你话,你肯定不会隐瞒?是不是?」 小全道
「是!是!姑娘问的话,奴才怎敢隐瞒!」
  袭人道「那好,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和宝玉在晴雯房里干吗?」
  小全心里一阵愁苦,心想『怎么偏偏问这儿事!』心下犹豫『说出来,晴雯
姑娘饶不了我,可袭人姑娘问我,我怎能不说!』脱口道「晴雯姑娘不让奴才跟
别人说!」
  话出口,才后悔,心道『坏了,晴雯一直是袭人姑娘的对头,我怎么说,不
是惹袭人姑娘生气吗?』心里后悔,暗骂自己该死!
  果然袭人冷冷道「她不让你说!好啊!你对她到是很忠心呀!有晴雯给你撑
腰,不用把我放在眼里了?」
  小全磕头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只对姑娘您忠心!奴才这张臭嘴不
会说话,惹姑娘生气!」
  一边掌嘴,一边求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姑娘大人大量,饶了奴才吧!」
  袭人不说话,冷冷的俯视着脚下的小全。小全偷眼瞧向袭人,见一双美目冷
冷的瞪着自己,柔媚的脸膀上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只觉得就算为她而死,也
是应该的!
  当下不在犹豫,回道「昨夜里宝二爷把奴才叫起来,说有事叫奴才办。奴才
跟着二爷进了晴雯姑娘的房间,看见菊儿倒在地上。晴姑娘说,是她弄死了菊儿,
叫奴才把尸体找个地方埋了。还跟奴才说,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要奴才好看!」
  袭人见小全都说了,笑道「那你告诉我了,你不怕晴雯要你好看?恩?」
  小全叩头道「奴才不怕,只要姑娘您高兴,奴才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袭人一笑,道「好!你出去吧,有事我再传你!」
  小全叩头,退了出去。
            第十章美袭人心比蝎毒
  小全走后,袭人心下盘算『晴雯这贱人,胆子越来越大,再不除了她,连我
也得被她算计了!』又琢磨『宝玉半夜去她那干吗,晴雯害死菊儿,宝玉怎么也
不管,还帮她。难道被那个小贱人迷丢了魂』不由的心里有气。
  这几日,菊儿失踪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小全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生怕事情
泄了密。
  吃不香,睡不好,一天天消瘦。
  一日正在干活,忽见晴雯走了过来,道「跟我来。」
  便向花园走去。小全心下不安,琢磨『是不是,我把事情告诉袭人姑娘,让
晴雯知道了。』可又不敢不去,只好远远跟着晴雯。
  晴雯走到无人处,找个石椅坐下来,招手道「过来!」
  小全心慌,赶紧过去,跪在晴雯脚下,道「姑娘有什么事吩咐小的?」
  晴雯抬玉足勾起小全的下巴,媚声道「你那件事,做的很好,本姑娘要赏赐
你!」
  小全觉晴雯玉足芬芳异常,抬头见晴雯正俯视自己,眉眼如丝,不由得浑身
一阵酥麻!
  道「小的不敢,能为姑娘办事,是小的的福分!」
  晴雯媚笑道「好!我喜欢忠心的奴才!你想不想到我房里来,伺候我?恩?」
  说着抓住小全头发,把小全的脸按入自己两腿之间。抬玉腿夹住小全的头。
  小全被晴雯夹在裆下,只觉一种女性的体香扑鼻而入,一股股炙热从晴雯私
处,腿部传来!浑身一阵阵酥软,飘飘欲仙,不禁下体狂射!听晴雯媚笑,荡人
心魄!神情一阵恍惚,只觉能这样死在晴雯腿下该多好!
  晴雯娇道「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恩?你不愿意伺候我?」
  小全在晴雯香腿间,魂都没了,有气无力答到「小的愿意,小的愿意,小的
愿终生为姑娘做牛作马,供姑娘驱使!」
  晴雯媚然道「好!现在我有件事要你去做。做好了,我就收你当贴身奴才!」
  说着从衣囊里拿出一个小包。
  小全不知是什么,忙答道「姑娘吩咐!奴才愿为姑娘赴汤蹈火!」
  晴雯『恩!』了一声,道「这是包毒药,我要你下在袭人的茶水里!」
  小全浑身一颤,道「这……这……奴才……奴才……」
  晴雯冷冷道「你不去吗?……」
  说着把小全从自己腿间拽开,一手拿着毒药包,在小全眼前晃动,厉声道
「你看见菊儿的下场了吗?恩!不听我的话,我让你吃了它!」
  小全吓的浑身发抖,颤声道「奴才,奴才,求姑娘饶了奴才吧!」
  晴雯重又把小全按入自己双腿间,媚道「听话!办好了这件事,我就让你到
我房里伺候我!」
  又威胁道「要是办不好,哼!哼!我就把你和菊儿那贱人埋在一起!」
  小全被晴雯软硬兼施,毫无反抗之力,只好接过毒药。看着晴雯远去,痴痴
跪在那里,呆了半晌。对晴雯,小全是又慕又畏。可是让自己去害袭人,是万万
不敢的。袭人在小全心目中,宛如天人,就算杀了自己,也不敢亵渎袭人分毫。
  思前想后,小全决定把事情先向袭人禀告!
  是夜,宝玉刚要出门去会晴雯,突见袭人进来。宝玉问道「袭人姐姐找我?」
  袭人不答,坐在宝玉床上,右足轻盈一甩,把一支绣鞋甩在宝玉面前,嗔道
「给我捡回来!」
  宝玉见袭人一脸娇态,一袭淡紫色纱衣,飘然如仙,玉足轻轻摇荡,荡出层
层涟漪,不觉下面一阵冲动。拾起袭人的绣鞋,跪匐在袭人脚下,要为袭人穿上。
见袭人玉足在眼前轻摇,滑出淡淡幽香,不由得一阵心醉!
  晴雯的玉足虽也很美,很勾人,让你忍不住亲吻,崇拜!但和眼前的玉足不
可同日而语!
  袭人的玉足散发着一种圣洁的美,美的让人不敢亵渎,只有种情愿被踩死的
渴望!
  宝玉看的痴了,几次想亲吻,可又不敢。忍不住把袭人的绣鞋放在脸上,深
深吸着,舔着!
  袭人伸玉足踩在宝玉的下面,轻轻的碾动。柔声道「听姐姐的话,以后别跟
晴雯胡闹,知道吗?恩?」
  宝玉只觉浑身象触电一样,一阵阵颤动,下面不住的泻。魂早飞到九霄云外
了,颤声道「我听姐姐的话,我一辈子都听姐姐的话!」……
  这边,晴雯正在房里等宝玉来,忽听外面一阵阵鬼嚎「晴——雯——还我命
来——-晴——-雯——-贱人——-还我命来!」
  晴雯吓的,一下缩在床里,不住发抖,惊恐的看着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